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互动交流 > 在线访谈

省商务厅厅长郑建荣:权限下放,最大限度激发改革创新活力

来源:办公室      发布时间:2018-11-08 17:12:00      浏览次数:

  8月28日,广东省人民政府发布《深化中国(广东)自由贸易试验区制度创新实施意见》,赋予自贸试验区更大管理权限,其中包括试点赋予自贸试验区省级经济管理权限,依法将下放至地级及以上城市的省级管理权限下放至自贸试验区。 

  据了解,自广东自贸区挂牌以来,广东曾多次向自贸区下放省级管理权限。此次广东自贸试验区三大片区被赋予省级经济管理权限,是对党中央、国务院相关战略部署的具体落实,更是省委、省政府持续推进简政放权、深化“放管服”改革和“强市放权”、进一步转变政府管理方式的逻辑延伸。 

  省级经济管理权限的下放,对广东自贸区来说意味着什么?《南方》杂志记者专访了省商务厅厅长郑建荣。 

    

能放尽放、放管结合、分类实施、权责一致 

  《南方》杂志:广东多次向自贸区下放省级管理权限,这一放权的目的是什么? 

  郑建荣:习近平总书记在党的十九大报告中强调指出,要赋予自贸试验区更大改革自主权。省委、省政府对自贸试验区建设寄予厚望,李希书记要求广东自贸试验区进一步解放思想,深化改革,率先推进投资贸易便利化,率先创造一流营商环境,为推动形成全面深化改革新格局提供重要支撑,为我省实现“四个走在全国前列”作出新的贡献。 

  《南方》杂志:权限下放后发生了哪些变化? 

  郑建荣:广东自贸试验区运作以来,按照“能放尽放、放管结合、分类实施、权责一致”的原则,我们推动省有关部门先后下放了223项省级管理权限,市一级政府也向片区下放了近200项市级管理权限。通过下放省级管理权限,基层一线政府监管服务效能大大提升,最大限度激发基层一线的改革创新活力。 

  一是审批时限明显压缩。通过配套开展“三证合一”“一门式、一网式”政务服务模式改革,实现相关证照“二十证六章”联办。实施“即审即办”“容缺审批”等便利化措施,审批时限压缩50%以上。通过率先在全国建立企业专属网页,实现投资项目审批、贸易通关等“一网通办”,70%以上事项到现场跑动平均1次以下,60%以上事项网上办结。 

  二是商事登记效率大幅提升。我们在自贸区内加快“证照分离”改革试点,全面落实国务院在全国复制推广的106项改革事项,增加广东事权范围内改革事项32项,并向省内17个国家级功能区复制推广。通过管理权限的下放或委托实施,企业办理相关事项的时间最多可节省50个工作日。目前,广东自贸试验区内开办企业时间平均为3天,接近新加坡、中国香港等地水平。 

  三是贸易便利化水平进一步提升。建立了国际贸易“单一窗口”,推出“互联网+易通关”改革,打造“智检口岸”“智慧海事”平台,一般货物进出口平均通关时间减少42.6%,船舶通关放行时间由1天缩短为1小时,实现“让数据多跑路、让企业少跑腿”。 

  四是示范带动效应进一步凸显。共形成了385项制度创新成果,其中向全国复制推广33项、全省范围复制推广102项,发布92项制度创新案例,跨境电商监管新模式、政府智能化监管服务模式、“企业专属网页”政务服务新模式等3项制度创新案例入选全国最佳实践案例。 

    

探索建立更为完善的事中事后监管体系 

  《南方》杂志:此次下放省级经济管理权限,对自贸区提出了新要求,如何才能做到真正放得下、接得住、管得好? 

  郑建荣:按照国发〔2018〕13号文关于“依法将下放至地级及以上城市的省级管理权限下放至自贸试验区”的要求,今年8月,我们推动省府办公厅印发了《深化中国(广东)自由贸易试验区制度创新实施意见》(粤府办〔2018〕34号),提出试点赋予自贸试验区省级经济管理权限”。同时,省自贸办会同三个片区梳理了一批需要下放至自贸试验区的国家级管理权限,商务部在此基础上形成了《关于支持自由贸易试验区深化改革创新的若干措施》,于9月20日经中央深改委第四次会议审议通过,即将印发实施。《若干措施》将依法向各自贸试验区下放50项左右的国家级管理权限,将在投资、贸易、金融、人力资源领域等多方面先行先试,包括建筑工程、航运、港澳服务业人士执业等相关管理权限将适用于广东自贸试验区。 

  为做好已下放事项的承接工作,省直部门制定了详细的移交工作方案,及时移交有关法律文件、表证单书及数据信息等有关资料,确定有关审批标准、技术规范,并负责业务指导。各片区承接部门按要求制定了具体实施措施,并与省直有关部门经过充分研究协商,依法签订了书面委托协议,及时将调整事项纳入部门权责清单,制定办事指南,做好信息公开公示。同时,我们已对放权事项的实施情况开展了第三方评估,及时发现和纠正存在问题,进一步加强下放权限承接实施情况的跟踪检查,确保做到管理权限“放得下、接得住、管得好”。接下来,各片区将继续深化改革创新,探索建立更为完善的事中事后监管体系,实现高效管理,为全省全面深化“放管服”改革提供更多可复制可推广的经验。